上一篇 : 北京市公立高中国际部录取线再涨 报名火爆
下一篇 :水松石山房主人水墨展举办 探索古典文人精神

评论:高校校长鞠躬道歉只是一个开始

  朴实的话语,诚挚的道歉,深深的鞠躬——日前,在安庆师范大学毕业典礼上,校长闵永新的意外之举,让在场师生深受感动。他在致辞中说:图书馆的座位少,一座难求;菱湖校区的住宿差,过于拥挤;双龙湖畔的小道泥泞,雨天难行;食堂的饭菜凉,不那么可口……其间,他停下致辞,向毕业生深深鞠躬。无论是安庆师大校长为饭菜不可口道歉,还是西北政法大学校长为寝室没装空调致歉,抑或是有校长鼓励毕业生要“敢为天下先”,浅层面看都不乏教育的温情甚至人之常情,深层次看也有一种或自我批判,或家国志向的情怀在其中。从这意义上说,校长鞠躬道歉只是一个开始,而不是责任的终结。

  让毕业典礼的情怀贯穿教育过程

  燕农

  安庆师范大学校长闵永新讲,“母校是学生的家,我把学生都当作自己的孩子,道歉是自己的真情流露。”据了解,校长道歉的图文迅速在安庆师范大学师生的朋友圈里刷屏,随后又在社交网络上引发热议,从中即可以看出舆论态度。

  无独有偶,比安庆师大稍早一些的西北政法大学的毕业典礼上,校长贾宇在致辞中说:“我也深知,学校还有许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。比如说,让同学们年年酷暑‘无处可乘凉’、‘进寝室、桑拿房——汗湿裳、床板烫’,毕业前还在呼吁‘装空调,贾校长’。我代表学校真诚地向你们说声抱歉。”发生在庄重的大学毕业典礼上的校长致歉,既让人感到了温情的一面,也让人看到了大学自我审视、批判的理性与情怀。

  大约从2010年开始,以华中科技大学原校长李培根的大学毕业典礼致辞为引导,国内诸多大学校长的毕业典礼致辞风格发生了转变——校长们不再是正襟危坐、高谈阔论,而是俯下身子,用学生喜欢的语言与学生做最后一次对话与沟通;校长们放弃了端庄且威严的领导讲话模式,切换到“潮语化”、个性化、情感化的演讲频道,其中,“问答体”、“追忆体”、“激励体”、“叮嘱体”等各种体裁精彩纷呈,及至今年“致歉体”的出现。

  这种转变颇值得关注与品味。从大学内部治理结构看,教育是讲求秩序与权威的,于是师生关系就逐渐固化成指导与服从的关系。而演升到大学校长的层面,其在校内的权威性与指导意义几乎就达到了一所大学的顶端,由此,就不免产生行政化色彩。作为多种表现形式之一,大学校长在毕业典礼上曾经居高临下的“领导讲话”,实质上就是行政化的一种表征。从这个角度看,校长致辞逐渐拉近与学生的心灵距离,甚至能够产生共鸣,权且可以看作是去行政化的进步。

  与刻板、权威的行政化相对应,是大学的自我批判与人文情怀应该焕发活力。可喜的是,这种活力在近年来大学校长的毕业典礼致辞中,越来越生动。无论是安庆师大校长为饭菜不可口道歉,还是西北政法大学校长为寝室没装空调致歉,抑或是有校长鼓励毕业生要“敢为天下先”,又抑或谆谆教诲学生要“成身成性,追求诗意的生活”,浅层面看都不乏教育的温情甚至人之常情,深层次看也有一种或自我批判,或家国志向的情怀在其中。应该说,这才是教育应该抱有的面貌与风骨。

  这种情怀,不只会让毕业生们恋恋不舍、热血沸腾,也让人们看到了大学精彩的一面。正因为如此,大学校长们这种毕业典礼上的情怀,应该贯穿到教育的整个过程中去,贯穿于教育的每个环节和校园的每个角落,而不仅仅是在毕业典礼上昙花一现,甚至应景呈现。果能如此,当是大学的成长与学生的福祉,直至传导到社会的温情与进步;果能如此,校长们“在明年的毕业典礼上,我希望不用再道歉了”的愿望,就能实现。

  校长道歉之后怎么办

  毛建国

  清华老校长梅贻琦先生有一句名言,“学校犹水也,师生犹鱼也,其行动犹游泳也,大鱼前导,小鱼尾随,是从游也。”校长相当于那条游在前面的鱼,校长怎么样,会影响教师怎么样,带动学生怎么样。在毕业典礼上承认学校不足,勇于面向学生道歉,这确实并不多见。相较于推诿扯皮、敷衍塞责,这在一定程度上体现出校长的勇气担当,体现了校长的良好风范。因此得到学生的点赞,自在情理之中。

  “永远不要因承认错误而感到羞耻,因为承认错误也可以解释作你今天更聪敏”。可在事实上,我们却缺少道歉文化。特别是过去在一些权威身上,出现的更多的是死要面子拒不认错。但“青山遮不住,毕竟东流去”,时代总是发展的。相对于高校,这些年来在官场出现的道歉更多。从拒不道歉到开始道歉,这是一个进步。但正如网上流行的一句话,“如果道歉有用,还要警察干什么”。现在舆论已经不再满足于道歉,而是希望看到实实在在的行动,取得实实在在的效果。

  据了解,在点赞的同时,也有青年教师在朋友圈表达这样的期待,“希望在校长的道歉之后,学校能有改变和提高。”从中可以看出,随着道歉从偶发成为常态,社会反映也在悄然变化。在没有道歉的年代,一声道歉足以打动一群人;但在一个并不缺少道歉的年代——有些道歉还极具仪式感,人们更希望看到道歉之后怎么办。

  每一次道歉,都意味着一次工作不到位。在当天致辞中,校长闵永新一一承认,“图书馆的座位少,一座难求;菱湖校区的住宿差,过于拥挤;双龙湖畔的小道泥泞,雨天难行;食堂的饭菜凉,不那么可口。”客观地讲,安庆师范大学目前处于上升期,由此产生一些“发展中的问题”,可能也在所难免。诚然,一些问题的解决需要时间,但一些问题的解决可能更多还是认识问题。像“食堂饭菜不好吃”的问题,就不应该成为历史遗留,而是应该在第一时间解决。

  世界上有一种人,如周立波所讲的“勇于认错,坚决不改”。欣慰地看到,对于道歉之后怎么办,闵永新校长已经表明了态度。闵永新校长表示,“道歉不是目的,最终目标是如何解决问题”。据其介绍在接下来的一年,学校将逐一解决学生关心的问题,“在明年的毕业典礼上,我希望不用再道歉了。”这种道歉之后的表现,是人们更希望看到的。相对于不道歉,人们希望看到道歉;看多看惯了道歉,人们更希望看到道歉之后的表现。闵永新校长的表态,顺应了这样的民意期待,甚至比道歉本身还要可贵。

  对于过去所犯的错误,最好的道歉是改正错误,是将来做好正确的事情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校长鞠躬道歉只是一个开始,而不是责任的终结。因此,不要满足于校长鞠躬道歉,更应该推动问题迅速解决。闵永新校长已经进行了这样的表态,接下来就看怎么做。